济南在线,济南新闻网,济南信息网,济南信息港,济南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济南房产 >

贵州石阡:两代“余书记” 接力斗贫魔

时间:2018-01-14 02:5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qxbpt.cn
烟田里的烤烟已有半人高,密密麻麻,很有气势。余启良顺**袅似渲屑钢甑脑右,指着与烤烟长在一起的一株树苗对记者说:“这就是今春村集体种的软籽石榴,最快明年

两代“余书记”,接力斗贫魔

患癌症村支书余启良:脱贫攻坚是一场接力
 

  余启良在烤烟种植基地劳作。记者 田朝晖 摄
 

  8月的雷首山,骄阳烤炙。一群背着背篓的农妇,冒着烈日到山顶上羊场拾掇羊粪,送到附近的烤烟田积肥。

  她们都是****的贫困户,现在为村集体做工,每天有75元工资。

  “余支书,上(山)来了?”她们和余启良打过招呼,说说笑笑往羊场走去。

  烟田里的烤烟已有半人高,密密麻麻,很有气势。余启良顺**袅似渲屑钢甑脑右,指着与烤烟长在一起的一株树苗对记者说:“这就是今春村集体种的软籽石榴,最快明年能挂果。”

  顺着他指的方向瞧去,金黄的烟田里果真“混种”着不少开紫色小**的****。

  种植软籽石榴是雷首山村脱贫攻坚的主打项目之一,与村集体种植的李子,筹建中的山羊养殖合作社,是村支书余启良现在最操心的事。

  余启良每天骑着摩托上山看进度,大大小小、事无巨细。乡亲们巴望他这位支书领着脱贫致富,“只能战战兢兢,不能有一丝马虎。”

  但是,在贵州石阡县群山深处的这个贫瘠山村,村民都知道:支书能挺到现在,已是十万个了不起!

  “答应村民的事,不能半路撂挑子”

  自己当选“村官”,就是“抢到”了为村民服务的机会。离“三通”还差最后一把劲,自己必须挺住,兑现诺言

  2016年春节前,当时还是村主任的余启良被确诊患有肺癌。医生把女儿余娜拉到一边悄声说:“你父亲最多还有2年时间。”

  但2016年11月村“两委”换届,余启良却仍然被全村党员全票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。

  当初村党支部换届选余启良当书记,**人李光群第一个不依。

  但投余启良票的,就有余启良自己。

  余启良不是不在乎自己的身体。

  县医院出具的诊断书上是代表病情的字母缩写。女儿余娜回忆,在去重庆做二次检查的路上,猜到几分的余启良不停用手机搜索其指代的含义。

  一年多来,余启良定期去重庆接受放化疗。在石阡县坪地场乡的家里,余启良指着手机上一张病历的照片对记者说:“6月份复查,(肿瘤)缩小了。”

  短短几秒,记者没看清手机照片中,诊断结果密密麻麻的文字和数据,却清楚感受到眼前这位形容消瘦的中年人,渴望从旁人那里获得对自己身体正在好转的信心。

  明知时日不多,这么玩命为了啥?

  “雷首山村的担子,只有你能挑起来!”老支书余力对余启良这么说,余启良自己也这么想。

  “我不是贪恋当村官不想让贤。”余启良说,一来村民把他当“主心骨”,自己作为“领头羊”,很难放弃责任,很难抛下盼望脱贫的乡亲;二来,2013年当选村主任时,他向村民保证:在自己任上,雷首山村一定要实现水电路“三通”。如今,离“三通”还差最后一把劲,自己必须挺住,兑现诺言。

  4年之前的雷首山村,从乡里到村部的主路、9个村民组之间的通组路,全是没有硬化的泥巴路。一到下雨天,坑坑洼洼,满地泥泞,村民下山赶集都是奢望。

  村子离石阡县坪地场乡乡政府并不远,却是全乡最闭塞的地方。即便在石阡,也有很多人不知道山上的这座村落,222户人家。

  喝水也要看天。村民靠山上盛雨水的水窖过活。每个村民组只有一个公用水窖,水里还总渗着股虫子和树叶的味道。

  村民用电也是难题。尤其春节前后,外出务工者回家,用电的人一多,除夕初一连电饭锅也用不了,家家户户只得临时上山砍柴。

  余启良被确诊癌症时,“三通”工程正在节骨眼上,脱贫攻坚发展集体经济正值关键时刻……

  余启良的逻辑很简单:自己当选“村官”,就是“抢到”了为村民服务的机会,因此,“答应村民的事,不能半路撂挑子。”

  父亲筑渠我修路,父子接力斗贫魔

  “我们这地方太穷了。你长大后,有了能力,要像你父亲一样为乡亲们办事。”母亲的话,他一直记在心上。身患癌症仍然接受****党员的选择当支书,余启良认定这是父子接力

  “我们这地方太穷了。你长大后,有了能力,要像你父亲一样为乡亲们办事。”小时候,母亲常对余启良这样说。

  高中毕业后,余启良离开了雷首山村,成了供销社的职工。但母亲的话,他一直记在心上。

  余启良的父亲余道洲在上世纪60年代曾任坪地场乡党委书记,在当地“官声”颇佳。如今,还不时有认识他父亲的老人拍着他的肩说:“要好好做,像你父亲当年一样。”

  父亲多么了不起!但他去世时,余启良只有4岁。

  在女儿余娜的记忆里,父亲跟自己提到爷爷的次数不多。但每次说起,父亲都要流泪。

  身患癌症仍然接受****党员的选择当支书,余启良认定这是父子接力斗贫魔。

  从2016年11月,余启良担任村支书至今,雷首山村建起了3个提灌站用于引水,全村70%的居民告别了从水窖担水的生活。****的公路也终于完成了硬化。

  这几年,余启良带领村民做了很多事,但他认为自己和父亲还是比不了。

  尽管对父亲生平的了解,更多来自母亲和乡邻的讲述。但说起父亲,余启良总是很自豪:“他带领村民修了两条水渠。一条将后山的山泉水引到街上,解决了乡里的吃水问题;还有一条经过白家、上坝和黄泥塘几个村民组,直到2005年左右,这几个村民组喝水还靠它。”

  “你觉得自己赶上他了吗?”记者问。

  “比不了。我在****做事,我父亲是为一个乡里的老百姓做事。”余启良说,“但我只有尽到了责任,父亲会含笑九泉之下的。”

  没有余支书,就没有这条正在硬化的路

  即便在重庆检查治疗的时候,他的电话也没有断过,大多都是关于修路的事。一说到修路,余启良就忘了自己的身体

  在雷首山,水电路“三通”是关乎脱贫的大事,尤其是修路。

  2010年,离开雷首山村20多年的余启良,从供销社“提前退休”,回村发展山羊养殖。

  有村民找到当时还没当村****的他说:“过去你在供销社工作,认识的人多,能不能帮我们找上面要一点钱,把路修一下。”

  村民的期盼,余启良记在心间。当选村主任后,他全身心扑在修路上。即便在重庆检查治疗的时候,他的电话也没有断过,大多都是关于修路的事。

  “别让他们给你打电话了。”**人李光群抱怨说。

  “不问我,他们找谁?”余启良回应。一旦说到修路,余启良就忘了自己的身体。

  在雷首山村修路,真离不了余启良——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