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扎在线,洛扎新闻网,洛扎信息网,洛扎信息港,洛扎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洛扎历史 >

江都历史文化

时间:2018-01-24 04:0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129.com
江都历史文化_李庭芝研究_新浪**客,李庭芝研究,

唐朝时期日本僧人记载宜陵轶事

 

    宜陵,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集镇。早在汉时,就已设立“东陵亭”,  “筑亭驻兵,以伺盗寇”。唐时又设置了“宜陵馆”,以接待中外客人。可见,最迟在唐代,宜陵就是扬州治下的一个重镇了。

    圆仁和尚(794-864)俗姓壬王氏,号觉慈大师,日本下野(今枥木县)人。9岁时就学于鉴真大师的三传弟子广智,1 5岁时师从日本天台宗(佛教)创始人最澄大师,45岁(838,唐文宗开成三年)时奉命随日本第十八次遣唐使团西渡入唐,到扬州等地参谒名师,求得佛教经论、章疏、传记后归返故土,****成为日本天台宗的第三代座主。他用古汉语写下日记体著作《入唐求**巡礼行》(4卷),记录了在大唐9年零7个月内的全部经历。

    汉时,吴王濞开茱萸沟,自茱萸湾经宜陵通海陵仓,及如皋蟠溪,“凿河通道运盐”,是“煮海为利”的商业需要;隋时,开山阳河,在江都境内的东西段依运盐河“开而深广之”,是灭陈的军事需要;唐时,运盐河是扬州出海以及从海上西渡人唐的通道。除了圆仁一行从海陵白湖镇登岸,经如皋、海陵、宜陵到扬州外,据史籍载,同时代的新罗遣唐使团及阿拉伯地理学家伊本、考尔大贝等,也都是从扬子江海口登陆,再从如皋、海陵、宜陵经过江都境地到达扬州的。显然,此时宜陵已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节点了。

    圆仁和**凇度胩魄**巡礼行》中记载:承和五年“七月廿四日……申时到宜陵馆,此是侍供往还官客之人处。依准,判官藤原贞敏卒尔下痢,诸船于此馆前停宿。两僧下船,看问病者,登时归船。闻第四舶判官不忍汤水,下船居白水郎宅,未举国信物。舶悉破裂,但公私之物无异损,依无迎船,不得运上”。“廿五日寅时,发去,人人患痢,行船不一准,先行之船,留为后番,后行之人,进在前路。自海陵县去宜陵馆五十里余,去州六十五里。”

    宜陵地处运盐河畔,又与海陵县交界,是古时从东路到扬州的必经之地。唐朝富甲天下的商业中心扬州曾在这里设立“宜陵馆”,用来接待到访的官吏、商贾和外国友人,为他们提供食、住、行的方便。圆仁所在的第十八次日本遣唐使团共有4艘船舶、650多人,自然也在宜陵馆前停宿。圆仁在行记中还写到了运盐河中的壮观:  “盐官船积盐,或三四船,或四五船,双结续编,不绝数十里,相随而行。乍见难记,甚为大奇。”与这源源不绝的商流和客流相匹配,宜陵馆具备了相当的规模和接待能力,宜陵的繁盛与兴旺亦不难想见。

    圆仁所在遣唐使团第四船上的判官“不忍汤水”,病情较为严重,在“未举国信物”的情况下,就直接下船“居白水郎宅”,以接受乡民家庭式的照顾与服务。其时,宜陵民众对于外国友人来访已经司空见惯,习以为常,能够热情、友好地为他们提供生活接待,不乏泱泱大国国民的风范。

圆仁和**诖宋闹谢固岬接胍肆暧泄氐牧酱κぜ!

一是仙宫观。圆仁写道:“廿五日巳时,到仙宫观,直行不休。”仙宫观,据唐朝怀素和**谡暝拍(793)写的《东陵圣母碑》记述:由于东陵圣母杜姜“灵验有答”,影响不断扩大,  “康帝(343-344)以为中兴之瑞,诏于其所,置仙官观,庆殊祥也。”汉明帝五年(62)建于杜姜墓旁的圣母祠,在东晋康帝时曾迁至仙官观内。仙宫观一度成为官立的“东陵圣母祠”,后于隋时该祠才又东迁。

一是白塔寺。圆仁写道:  “九月廿一日,  (白)塔寺老僧宿神玩和尚,来相看慰问”,十一月“廿九日,天晴。扬州有四十余寺。……**进僧都,本住白塔寺。臣善者在此白塔寺撰文选矣。惠云**师亦白塔寺僧也。”位于宜陵的白塔寺,是当时扬州的一座古刹名寺,受到历代帝王的推崇。其藏书将10万轴,唐时大文学家李善在此批注《文选》。白塔寺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,孕育了不少名僧、高僧。**进、惠云均为白塔寺僧,后随鉴真和尚东渡日本,都成了该国国宝级的一代名僧(详见《江都历史文化<下篇>》.《白塔寺怀古》)。圆仁和尚这次来扬州,白塔寺老僧宿神玩专门去探望了他们一行。在悠悠岁月中,白塔寺僧与日本僧人之间始终保持着正常的交往,宜陵也成了中日文化与唐日佛教交流的见证者。(朱毓麒)

 

 

大石湖畔名人贤臣留美名

 

在宜陵东偏南的方向,原有一座湖泊,日“大石湖”。

古时,长江口在镇、扬之间,东边就是茫茫海域。在长江北岸的海滨,有三处高阜:广陵、东陵与海陵。广陵是广袤的丘陵、土冈,东陵指陆地东端的高地,海陵则为其地高阜而又傍海。

长江常年裹挟大量泥沙人海,受流速减缓与海潮抵托的影响,使泥沙层层积淀,海滩不断增高,终至淤垫成陆,将广陵、东陵、海陵这三块高阜连成一片,迤逦渐平,变为荒原。东陵成了东原,人类在此繁衍生息。

东陵东南的海滩,原本是一片呈釜形的凹陷。随着滩涂日拓月广,海岸线东展外伸,加之水道浅狭处的淤塞,海滩被封闭成一个与外海隔开的泻湖。在流水与雨水的经年灌注下,泻湖水的淡**叠存,咸**渐失,便形成了后来的大石湖。据《太平寰宇记))“广陵目”载:  “东过茱萸湾……至大石湖……人海陵界”。又据《扬州府志》载:  “大石湖在城东北四十五里。1日传湖中有石隐约见水中,故名。亦日岱石湖、棹石湖。”

大石湖作为扬州东乡、江都河南的一大湖泊,千百年来不仅润泽滋养了江都一方百姓,而且留下了名人贤臣的遗踪。

张纲(98-143),字文纪,四川彭山人。东汉顺帝阳嘉、永和年间,广陵人张婴在张网沟一带构筑营垒,聚众起义,其势力活跃在江淮之间,长达10年之久。为消除隐患,朝廷于汉安元年(142)派张纲出任广陵太守,令其招安张婴。

张纲不似前任太守“多求兵马”围剿,而是以怀柔为重,“独单车之职”,“乃将吏卒十余人”,  “以书喻婴,请与相见”。张婴为其宽大的政策、至诚的行动与人格魅力所感召,便率众归顺。张纲在“散遣部众,任从听之”以后,又“亲为卜居宅、相田畴”,济惠百姓,劝耕农桑,并亲自察地形、考水势,从东陵村西4里的大石湖开沟引水灌溉,民利之,安心解甲归田。人们感念张纲恩德,便呼此渠为“张公渠”,又称其为“张王沟”、  “张纲沟”。从此,  “人情悦服,南州晏然”。第二年,张纲病逝,人们背土为坟,并建太守祠以祀。

罗适,字正之,浙江台州宁海人。北宋元丰年间(1078-1085),罗适任江都令,他经常外出郊野,访贫问苦。在民间调查中,罗适发现当地百姓深受水害,于是一面向老农询问详情,一面请教对兴修水利有丰富经验的苏轼,然后着手改造、复浚大石湖,并引湖水灌溉农田1000余顷,当年农业获得丰收,收成倍翻。后来,罗适便籽大石湖改名为“元丰湖”,一是因为当时正值宋元丰年间,一是因为正是湖水带来了丰收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