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扎在线,洛扎新闻网,洛扎信息网,洛扎信息港,洛扎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洛扎房产 >

泰兴市民****自家房屋违建 城管却拒绝拆迁(图)

时间:2018-01-23 21:0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129.com
江苏泰兴一市民****自家有违建,并请求城管加以拆除。城管以“违章建筑物的归属有争议”为由,拒绝加以拆除。该市民遂把城管局告上了**院。

江苏泰兴一市民****自家有违建,并请求城管加以拆除。城管以“违章建筑物的归属有争议”为由,拒绝加以拆除。该市民遂把城管局告上了**院。

这种“奇葩事”是怎么回事呢?对于违章建筑的查处,是否还需要确认权属为前提?一连串的疑问,使得这个“****自家违建案”陷入了处理无门的窘状。

“家族恩怨”后,实名****自家违建

事情还要回溯到十多年前。

1999年,家住江苏泰兴的卞晓明通过竞价拍得了泰兴市鼓楼北路4号地块,获得了68.2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。此后,他在这块地皮上建造了6层的商住房。

该违章建筑物挤占附近鼓楼小学的进出口道路。 卞晓明供图

卞晓明对澎湃新闻()说,同年,作为家中兄长的他,将此房“赠与”了三弟卞小宾(又名卞晓斌)。“当时他和弟媳在泰兴市国税局工作,收入不高。为了让他日子好过一点,我这个大哥当然义不容辞地帮助他。在与父母商议后,将房产证登记到三弟卞小斌名下。”

卞晓明要求把鼓楼北街门面房地皮更改为其弟卞小宾名下。 卞晓明供图

后来,卞晓明的二妹卞晓萍夫妻俩双双下岗,还带着一个脑瘫的儿子,生计困难,于是,大哥卞晓明便出面,让三弟将一个35平方米的门面房以“亲情价”租给他二姐卞晓萍。

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2002年,为方便卞晓萍经营生意,卞晓明出资,把上述门面房的走廊加以封闭围护,又扩建了一个50多平方米的建筑物(未获得批准建设的手续)。

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,该违章建筑物位于泰兴市的市中心,寸土寸金。卞家二妹卞晓萍的生意越做越好,一时也忙不过来,便于2011年将其中8平方米的一部分门面房又转租给了朋友,租金为每年10万元。过去的这十几年来,一家人倒也相安无事。

“可是,当租金越来越高时,人的欲望也就上来了。”卞晓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2012年时,卞晓萍向三弟卞小宾交纳的租金已经提高到了25万元。当年4月,弟媳叶某娟以“未正式订立租赁合同”和“未经同意转租他人为由”,将卞晓萍从这套门面房里赶了出来。

对此,澎湃新闻记者电话联系了卞小宾的妻子、泰州市国税局征管处副处长叶某娟向其求证,被告知“不接受采访”。

“我气愤不过,一个念头闪了出来:既然这个违建是我建造的,我来把它拆了,总行吧。”卞晓明对澎湃新闻说,而且这个违建还挤占了附近一所小学的进出口的道路。

于是,2013年7月,卞晓明便向泰兴市城市管理局提出请求,协助其拆除违章建筑。

城管局确认是违建,但拒绝拆除

不过,对于“送上门”的违建,泰兴市城管局并不打算把它拆除。

2013年7月23日,泰兴市城管局出具了一份书面答复意见:因您兄弟(卞晓明、卞小宾)二人对该违章建筑物归属存在争议,此争议应由其家庭内部利益关系人协商确定或通过司**途径予以确认。对上述违章建筑物应如何处置,待违章建筑物归属(即违**行为当事人)确认后,依据相关规定处理。

泰兴市城市管理局出具的“关于‘卞晓明请求协助其拆除违章建筑’信访事项的书面答复意见”

也就是,泰兴市城管局认为,上述被****的建筑物,的确是“违章建筑物”,但是由于这个违建的产权不明、存在争议,所以,城管局等待查明该违章建筑物的归属后,再作处理。

“真是奇了怪了!违章建筑的拆除也需要确权吗?”卞晓明感到很诧异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对于那些一时查不到主人的违建,是不是城管都会一律保护下来,不会加以拆除呢?”

卞晓明认为,上述违章建筑挤占了附近鼓楼小学的出入口道路,仅凭这一个理由,城管都应该加以拆除。

对此,泰兴市城管局政策**规科张科长对澎湃新闻解释说:处理违章建筑物时,必须首先要明确违**行为当事人,也就是违章建筑物的归属。“不弄清楚当事人,我们对谁处理这件事情呢。”他说,卞晓明兄弟俩在这个违章建筑物的归属上有争议,第一步应当做的就是明确其归属,然后再来向城管局提出拆除请求。

“尽管是违建,也不能说****了就要拆。”张科长强调说,要明确当事人后,再依据相关规定进行处理,可能拆除,也可能罚款,“这得区分**质”。

对于该违建可能涉嫌挤占附近鼓楼小学进出口道路一事,泰兴市城管局执**大队办公室卢主任对澎湃新闻说,这样的影响并不存在,“何况这栋建筑都存在10多年了。”

两度状告城管局,均被驳回

卞晓明认为,城管局的上述做**,属于****不作为。于是,2013年11月,他一纸诉状把泰兴市城管局告到了**院,要求城管局履行**定职责。

泰兴市人民**院认为,尽管泰兴市城管局对于违章建筑物具有查处职能,但是,城管局的查处行为与原告(卞晓明)并无**律上的利害关系,也不侵害卞晓明的合**权益,故卞晓明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,遂驳回了卞晓明的起诉。

卞晓明不服该裁定,遂上诉到泰州市中级**院。2014年2月,泰州市中级**院经审理后认为,一审**院驳回卞晓明起诉,并无不当。故驳回了卞晓明的上诉,维持原裁定。

但犟到底的卞晓明并没有服输。他对澎湃新闻说,由于人民**院并不受理违章建筑物的归属问题,他只得采用“曲线迂回”策略,也就是状告三弟卞小宾,来“明确”他本人才是城管局所说的违章建筑“当事人”。

2014年8月,卞晓明把三弟卞小宾起诉到泰兴市人民**院,要求确认该建筑物的建筑材料所有权归卞晓明所有。

他认为,如果能够证明违**建筑材料的所有权为自己所有,那么他卞晓明就是违章建筑物的利害关系人,也就是城管局所要求明确的“当事人”了,当然也就有资格申请城管加以拆除该违建了。

2015年2月,泰兴市人民**院作出裁定,驳回了卞晓明的起诉。**院认为,上述违建的建筑材料,由于已同卞小宾的房屋相结合,成为房屋的重要组成部分,不能单独成为物权之标的。“本案涉案建筑物未取得有权部门审批手续,对该建筑如何处理,应由****机关依**处理,不属于人民**院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。”

卞晓明不服该裁定,向泰州市中级**院提起上诉。2015年4月,泰州市**鹤鞒龆蟛枚ǎ衷枚ā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